当前位置首页 >> 虫臂鼠肝 >> 正文

吸毒跑北马破解有妙法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6-1

 红墙不让尿,雾霾逃不掉,北马只适合霸王跑!今年组委会的精力,似乎主要放在杜绝尿红墙上。结果红墙保住了面子,但全球媒体镜头下的"毒气马拉松",却让北京和中国丢尽颜面。

19日清晨,俺习惯性地查了下上海的AQI:70不到,还行(美领馆数据,=PM2.5读数;俺只敢信这个)。随后步出家门,到滨江跑了个18公里的来回,到家冲完澡,正好赶上看北京马拉松直播。

不出所料,屏幕上一片雾茫茫、灰蒙蒙。此时北京的PM2.5指数已突破400,“有毒害”!这哪是什么金秋十月的北京,分明比传说中瘴气弥漫、妖氛笼罩的苗域更加诡异碜人!

看着那支在致癌空气中呼吸、奔跑的橘红色大军,俺不禁心生悲悯,琢磨起如何修改唐诗来形容这一幕:“雾重三难进,霾多喘易沉”(3可代以4、5、6等跑者的目标);“随风潜入体,染肺细无声”……一边万分庆幸当初自己作的决定。

今年北马的预报名,俺也上网填了表——万一想跑呢?9月2日收到北马组委会的短信通知:“您已审核通过并获缴费资格,请于9月7日24点前登录官网缴费。”

俺犹豫了好一阵。想去的理由是:连续两年跑过北马,但居然都没跑进5小时10分!

第一次是2012年——俺跑步的第一年,北马是3个月内的第4个全马。

那年的北马被某个大佬们的会议弄得一推再推,从秋高气爽的10月,拖到寒风乍起的11月。一周前刚在广马跑出4小时出头PB的俺,不幸又得了感冒,在浓重雾霾和零度低温中跑出511的PW(个人最差成绩。净成绩其实是509,但那年可恶的北马还不肯提供净成绩,再说都出了5小时,争那两分钟又有何益?)

第二次是去年。北马又回归到10月,而且那两天空气出奇的好,可惜俺奉命当515兔子,不得不“受人之托,终人之事”。

因此,俺对北马有一雪前耻的强烈需要。

不过,经过对去年北马前后北京AQI的持续关注,俺知道那个仅持续两天的好空气窗口只是例外,绝非常态。古人云:得便宜处,不可再去。你怎能指望年年都撞上大运?

于是,俺坐视缴费期限溜过。显然还有不少人也作了相同决定:在2.6万个全程名额中,只有21163人完成缴费,剩余的4837个被拨给半程项目,以保持3万人的总规模。

一直观望到比赛日当天、才最后决定弃赛的人也有一些;还有部分人象征性地跑上一小段,然后早早钻进收容车解脱。不过,从电视画面看,坚持跑完全程的人仍然浩浩荡荡,其中还不乏外国人。

如果说,那些精英选手都是冲着2至4万美元的冠军奖金而豁出去,比如那位在接受CCAV采访时没忍住咳嗽的埃塞俄比亚男子冠军(他没有跑进2小时9分,只拿到两万美刀),你说另外那两万多业余选手图的又是什么?

俺佩服他们的勇气——堪比田横五百士、至少是“冒死吃河豚”的视死如归,也无意对他人妄加评判(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是傻子,不知道这种环境对身体有害。或许他们中的很多人每年只有这么一次跑马机会)。不过,在如此官方都警告应“避免户外运动”的恶浊空气中跑马拉松,肯定不是他们乐意做的,也有违大多数人跑步为健身的初衷。

美国新任驻华大使鲍可斯(参见拙文《美政界马拉松第一高手》),曾在今春的参议院听证会上透露,自己有意跑北马,但星期天他估计也被吓得闭门不出。

对于比赛没有改期的原因,北马组委会的解释是:赛事规模庞大,今年有46%的参赛选手来自国外及国内其他地区,组织管理工作涉及方面众多,赛事延期、改期的难度巨大(窃以为,“来自国外”不无混淆概念的嫌疑:有多少人会千里迢迢、专程来华吸尘服雾?外籍参赛者酒泉治疗癫痫的医院估计多为生活在帝都和京畿的居民)。

咱们再以小人之心度之,改期或许还有一个原因:必然会导致成本大大增加,影响北马的利润——据报去年北马的总营收已高达近3000万元。

今年北马组织者的精力,似乎主要放在杜绝“尿红墙”上。官网声称:“组委会今年增加了厕所的数量,移动厕所与周边可利用公共卫生设施总体厕位增加到900个(移动厕位500个,公共厕位400个),人均33人/厕位……”它还出笼新规严禁尿红墙,警告违者将被取消参赛资格。

去年俺已经撰文指出,北马的“尿红墙”独特现象,其实与厕所多寡关系不大:

“对很多人来说,这种行为的象征意义大于解决内急的需要,它被称为30年北马的最出名传统。去年北马后有各种评论:‘这两天,逢人就会被问:你去尿了没?’‘不亲自尿一次,你都不好意思说参加过北马。’‘你以为大家对北马的热情都是为了跑步?他们一年一度等的就是这个安全尿红墙的机会。’‘这是北马最欢乐的保留节目。’‘不尿红墙非好汉。’……

没错,跑马拉松的容易尿频,但到距起点仅1公里出头、位于天安门西侧的新华门,不应该有如此多选手、如此早地产生尿意,非要对着红墙撒尿。用句时髦的话说:这不科学。

当时俺曾开导组委会及其上司:“显然尿红墙已蜕变为针对‘红墙’所代表的政治符号的某种宣示,一种大众行为艺术。有人担心经过今年媒体的大肆炒作,这一‘经典仪式’可能从此遭严禁并彻底消失。其实对这种基本无害的恶搞行为,有关部门不妨宽容些、一笑置之,以显示执政者的度量并没有变小。”

结果北马对尿红墙还是非严打不可。这下可好,代表权势的红墙今年保住了面子(听说选手们改尿昆玉河了?),但在全球媒体众目睽睽之下的“毒气马拉松”,却给北京和中国丢尽了颜面——有人称这是“中国最大的形象广告”。

言归正传,北京马拉松今后还要继续办下去,而在政府治理霾灾无力的情况下,计将安出?

《人民日报》评论说:“遭遇类似天气条件的影响,一个马拉松组委会能做的也许只是赛前温馨提示一下谨慎参赛、赛中强化一下补给服务和医疗保障、赛后研判一下赛事举办期间出现极端天气状况的概率以决定今后的赛事是否需要改期。”

这种态度俺不喜欢——过于消极无奈、靠天吃饭。其他媒体的意见建议也大多没说在点子上,或许是因为多数作者都不跑马。

俺愿意在此向组委会免费奉送一个良策:将北马办成“开放式”的!(听说过国际机票中的open ticket吗?)

具体做法是,将整个10月上中旬、甚至包括下旬,定为北马窗口期。在根据空气品质预报,确定未来某个周末的AQI可以接受之后,再提前一周宣布比赛日,同时开放报名,一直开放到赛前一天。选手可以根据自身对北京空气的接受度,决定是否参加。

那些远道而来、需要提前安排参赛日程的专业选手怎么办?只好请他们提前留出档期,购买开放机票。这总比现在这样强迫人家大老远过来当“人肉吸尘机”强多了。

至于其他的准备工作,包括招商营销、志愿者招募培训、赛道设施、补给和参赛包的准备等等,完全可以按这个时间框架提前进行,虽然时间会比较紧。北马办了34届,已经积累了大量经验;而路线这几年都没变过,该怎么做沿途相关各方都心中有数。

报名期限到赛前一天才截止,这在国外的马拉松比赛相当常见,例如澳洲的黄金海岸马拉松(该国唯一的国际田联金标赛事),在领取参赛包大厅的一侧,就设有现场报名柜台。

开放式办赛,可以让北马在空气品质不至于太差的时候举办,为北京和中国保住头疼性羊角风病一点脸面,最重要的是,不会像今年这样伤害中外参赛者的身体健康。还望北马组委会三思!

对咱们跑者来说,俺也有个建议:如果北马不肯采纳开放式办赛的建议,咱们就霸王跑!好处是,可以视比赛日的空气品质好坏,临时决定是否参加。如此既保证了健康、省下报名费;万一你尿红墙被撞见,也没有实名制号码布可供秋后算账。唯一问题是起点检查较严,得想办法河北哪家三甲医院治疗癫痫混进去。

建议官府对霸王跑北马不妨宽容一些,最好能够大方地提供赛道补给和完赛奖牌——毕竟是因为你治霾无方,跑者才被迫出此下策。

至于严打“尿红墙”,拜托还是高抬贵手吧。那红墙平时高高在上,威风凛凛,难得一年有这么一次机会,让民众“亲近亲近”,这能有多大的危害呢?赛后用水冲冲不就得了?似乎从没听说有谁在抱怨,新华门那旮的皇城根儿尿臊味太重吧?

正如去年俺在拙文中所写的:“举个极端的例子:1989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焚烧国旗合法、属于受保护的自由表达后,很多人猜测星条旗从此将‘烽火四起’。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美国国内焚烧国旗的事件反而近乎绝迹。因为连烧国旗都合法,那烧它还有啥意思?”

北马啊北马,还是多把你的心思,用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吧!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